当前位置:主页 > 商标查询 >

IPO雷达|与小米系对赌的力玄运动:家族系关联交易频繁 自主品牌

发布日期:2022-06-14 01:48   来源:未知   阅读:

  新冠疫情的爆发导致人们居家办公的时间及意愿增加,家用健身器材消费需求出现大幅增长。以全球最主要的健身器材消费市场美国为例,2019年美国家用健身器材市场规模同比增幅为3.11%,2020年同比增幅达40.45%。

  近日,迪卡侬供货商浙江力玄运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力玄运动)闯关上交所主板,拟募资20.02亿元扩大生产。

  2019年至2021年,力玄运动营业收入分别为15.44亿元、24.49亿元和35.20亿元,三年营收复合增长率31。61%;净利润分别为2.07亿元、3.10亿元和4.37亿元。

  上市前,公司实控人家族处于绝对控制地位,其还与上游多个“亲友团”供应商存在关联采购关系。此外,界面新闻记者还注意到,生产基地在国内的力玄运动在天猫平台还经营着德国益步的官方品牌旗舰店,有着“挂羊头卖狗肉”之嫌。

  在力玄运动的股权结构中,吴银昌家族处于绝对控制地位。吴银昌、赵婉浓夫妇及其子吴彬一家人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合计持有力玄运动84.09%的股份,控制公司74.81%股份,为力玄运动的实际控制人。同时,吴银昌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彬担任公司董事。

  截至招股书发行前,力玄运动仅有5名股东,其中宁波驰腾是吴银昌、赵婉浓夫妇对力玄运动的主要控股平台,宁波强慎和宁波先捷则系力玄运动的员工持股平台。仅瀚星投资系外部股东。

  天眼查显示,瀚星投资系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瀚星投资于2021年12月以55元/注册资本的价格入股,入股时还与力玄运动、吴银昌签订《投资协议》。

  协议中约定了力玄运动在2025年底前实现合格IPO的条款,否则瀚星投资有权要求吴银昌以本轮回购价格回购瀚星投资持有的全部或部分目标公司股权。

  殊不知,力玄运动家族的“纽带”关系并不仅限于股权层面,更是渗透到产业上下游中。

  力玄运动主要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跑步机、健身车、椭圆机、划船机和哑铃等健身器材。2021年公司生产人员2183名,占员工总数的81。18%。

  力玄运动在产业链中处于中游位置,上游的采购主要包括电子类零部件、金属加工件、钢材、包装印刷类等。

  2019年至2021年,力玄运动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5。54%、36。90%和32。85%。主要为电子类零部件、钢材、塑料粒子的采购,前五大供应商较为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公司前五大供应商中突然出现了包装印刷类材料的采购商——慈溪市展阳包装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展阳包装)。而这家公司系力玄运动的关联方,该供应商实际控制人张稚展系吴银昌姐姐之子,也就是吴银昌外甥控制的企业。

  据了解,报告期内,力玄运动一直向张稚展控制的企业采购纸箱及加工服务等,除展阳包装外,还有慈溪市贯元有限公司和慈溪市宗汉展宏纸箱厂。各年关联采购金额分别对应649.24万元、4,410.53万元和5326。58万元,比例不断扩大。

  公司表示:力玄运动生产销售健身器材时需要大量纸箱作为。2019年、2020年,力玄运动向贯元包装、展宏纸箱厂提供纸板并由其进行纸箱加工,各年度加工费分别为649.24万元、188.43万元。

  为简化原材料管理流程,2020年公司将纸箱加工业务模式变更为直接向供应商采购纸箱,因此2020年、2021年向展阳包装的采购金额分别为4222.10万元、5326.58万元。

  公司与贯元包装、展宏纸箱厂的加工费,系依据纸箱面积、箱型等因素并参考市场加工价格后进行协商确定;公司向展阳包装的采购价格,是在加工费基础上增加原材料纸板价格。上述关联交易价格具有公允性。

  招股书显示,公司的主要原材料中,钢材和塑料粒子的采购价系参考大宗商品市场价格,可按标准重量测算采购均价;而电子类零部件、金属加工件等并非标准化产品,公司采购材料的种类、型号、规格繁多,采购均价不具有可比性。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这一部分非标准化、采购均价不具有可比性的原材料采购上,力玄运动大量使用以亲情为纽带的采购关系,除展阳包装外力玄运动还有一大批“亲友团”关联方企业的采购。虽未进入前五大供应商之列,但总量上仍让人难以忽视。

  据界面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至2021年,力玄运动向“亲友团”企业采购商品,接受劳务的金额分别为6162。15万元、1。42亿元和1。62亿元,占当年度营业成本的比重分别为5。49%;7。55%和5。85%。

  还需指出的是,报告期,力玄运动第一大供应商艺唯科技子公司宁波恒佑曾系公司关联方,力玄运动董事杨立辉曾担任该公司经理并于2019年1月辞去职务;艺唯科技实际控制人所控制的慈溪昌艺也系公司关联方,力玄运动董事杨立辉曾持有该公司30%股份且担任监事,但慈溪昌艺已于2019年注销。

  2019年至2021年,公司向艺唯科技采购电子类零部件金额分别为1。76亿元、3。16亿元和3。52亿元,占材料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5。66%、18。15%和15。84%。

  报告期内,公司境外销售规模较大,主营业务收入中境外销售金额分别为12.40亿元、22.33亿元和32.48亿元。公司产品主要出口到欧洲、北美洲等国家和地区。

  目前公司已进入迪卡侬(Decathlon)、诺德士(Nautilus)、爱康(iFIT)等跨国企业的全球供应链体系。报告期内,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4.77%、86.99%、84.78%,客户集中度较高。其中,来自迪卡侬和诺德士的销售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6。60%、79。51%和76。82%。

  对比可以看到,2020年,力玄运动的营收规模超过了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金陵体育(300651.SZ)、英派斯(002899.SZ)、舒华体育(605299.SH)、力山中的大部分。

  但公司报告期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7。42%、23。61%和21。45%,均低于可比公司平均值33。22%、32。20%和29。06%。

  以力玄运动的前三大产品健身车、椭圆机和跑步机销售情况分析,2021年,力玄运动健身车单位售价1021.57元/台,椭圆机的单位售价为1276.18元/台、跑步机的单位售价为1969.84元/台,2019年至2021年公司三大产品价格均在上涨。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三大产品2020年、2021年单位成本的增长幅度均高于单位售价。以健身车为例:健身车2020年、2021年单价分别同比增长21。61%、14。58%;单位成本分别同比增长26。10%和20。24%,超过售价增速。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像、康力源、等使用自有品牌进行销售的收入较多的公司毛利率普遍较高,而以OEM/ODM模式为主的经营模式则毛利率较低。

  目前,我国的健身设备厂家主要采用专业化生产模式参与健身器材产业链的分工。同时,部分国内厂商也在逐步投入资源,通过自主品牌销售的方式进入产业链的品牌运营环节,以获取更高的供应链附加值。

  2020年,力玄运动为发展境内自主品牌业务,收购由李红石、姜明珠控制的“益步”健身器材品牌相关业务及运营资产。具体而言,由上海益步(上海益步体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对前述资产进行整合后,公司通过股权转让及增资方式取得上海益步51%股权。本次收购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收购完成后,力玄运动受让取得了相应商标,其中包含德国、美国、意大利等地注册的商标。

  力玄运动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在国内逐步推进自主品牌的建设及推广,公司采用线上为主、线下为辅的直销模式开展业务,其中线上业务通过天猫、京东等电商渠道对终端消费者进行推广,线下业务主要针对酒店和事业单位等客户进行推广。

  界面新闻记者从天猫电商平台找到了对应店铺,显示的是德国益步。据招股书披露,力玄运动的生产经营主要位于国内,打上“德国益步”的标签无疑是为产品“镀”上了一层金,颇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

精准四肖期期免费公开,246好彩天天免费大全,港澳三码三中三资料,香港正版挂牌号,ww449999 机幽默